上海有哪些地方还保留着比较完整的老上海特色?

  乔家路,500多米长的狭窄道路仿佛时光停滞,保留了大量明清至民国时期的街区格局和建筑,居民们还维持着传统的居住生活形态。这里是真正的老上海。

  古建保护专家、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曾说:“老城厢中乔家路一带是最有味道的,这是上海市区内最后一块带有浓重的江南小镇特色的区域。

  乔家路位于曾经的南市区,这片囊括了老城厢的区域是上海历史最悠久的城区,典型的“下只角”。南市区被取消后,如今的乔家路属于黄浦区,这里老房密布、商住混杂、空间憋仄。

  走进乔家街,就能看见老房子一片衰败之色,密密麻麻的电线杂乱地挂在楼栋之间,花花绿绿的衣服裤子在头顶飘荡。至今这里的很多房子没有单独的卫生间,居民要手拎便壶出来倒,还得去公共澡堂洗澡。

  乔家路,原名乔家浜,本来是条河浜。明代的抗倭将领乔镗之子乔木带领家族从川沙迁徙至此。到了万历年间,乔氏家族在河两旁建了不少院子,因其影响力和显赫背景,乔氏家族聚居的地方就叫做乔家浜。

  救火钟楼建于111年前,高约36米,共六层,第四层悬铜警钟(现已不存)。这是上海华界最高的火警瞭望塔,因为是钢结构,也有人称它为 “上海的埃菲尔铁塔”。

  这是辛亥革命在沪遗址之一。武昌起义后,陈其美等革命党人就是以这座楼的钟声为信号,向清军驻地发起进攻。1927年3月上海工人武装起义,也是以此钟声为信号起事的。

  位于乔家路113号,上海实业家、慈善家、书画家王一亭的故居。1922年,王一亭曾在此宴请初次到沪的爱因斯坦夫妇。

  这座园林式住宅得名于园中的百年古梓树,如今已不可见了。沿街的西式门楼依然保留着精美的罗马柱、浮雕,可以想见曾经的美丽。门洞上方石鼓文字体的“梓园”两字,传说是著名书画大师吴昌硕所书。

  梓园内已经分给多户居民居住,但保留有一栋华美的西式建筑。在透过杂乱的晾衣杆和电线之间,砖墙、拱形窗、浮雕、立柱无一不美。

  位于乔家路143号,明末抗击后金的名将乔一琦的宅院,已有400多年历史,是乔家路保存比较好的明清故宅之一。大门左右的花岗岩旗杆石目前还存有一块,上面雕刻的戟依然清晰。

  最乐堂原本是坐北朝南的三进三出宅院,砖木结构,颇具规模。民国时期这里改作酿酒和木器作坊,现在已经多处被破坏,余下的部分变成了多户居民的住宅,室内的铺地青砖也改成了水泥。

  位于乔家路243-244号,明代著名科学家徐光启的故居,400多年历史。房屋前立着“徐光启故居”的石碑,但里面已成为普通居民住宅,不开放参观。

  九间楼原本是三进三出的住宅,共一百多间屋子。后来房屋遭遇火灾,仅存最后一进,一排九间,称为九间楼。

  看网上的照片,这栋房屋里面还遗留有大量明代建筑元素,如木门、梁柱、格扇窗,斗拱和梁上的浮雕花纹也保留着。

  除以上之外,乔家路上还有一座宜稼堂(乔家路77号),清代上海金融业巨子郁松年的旧居,但房屋已破败不堪了,且因疫情封闭管理,无法入内。

  名人故居之外,乔家路的历史典故和老建筑还有许多,包括大量保存完好的民居老建筑,如余庆里、懋德里、勤慎坊等等。每一栋老建筑都在讲述着老上海的故事。

  虽然老城厢故事众多、风情美妙,但也因为老旧、简陋、衰败,住在里面的人其实生活是非常不方便的。

  2019年初,乔家路启动了旧城区房屋征收改造项目,这条道路的老上海特色还能保留多久、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暂时还未可知。

  本来不想回这个贴的,因为都是问上海特色建筑风格的。。。我这样的土鳖审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上档次的表达就看看而已。。。但是直到回帖里各种“住在这里的人是多么不敢想象的情调感觉啊” “72家房客其乐融融的上海里弄生活”。。。。我终于憋不住了。

  我出生就出生在回帖里出现次数极高的武康大楼(现在叫诺曼底大厦是什么鬼?!)旁的一个看似很牛逼的别野(就喜欢叫野。。)里,本来想匿名的,因为这样被人肉太快,但想了想还是不匿了。不好意思,只能说你们新一代上海人见证了经济发展带来的城市风貌的奇迹然后沉浸在无穷的幻想之中。生活在上述图片里的老上海人,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小资和情调。

  小时候的武康大楼周围的环境,也就比上海苏北人的棚户区好那么一点点,照片下的武康大楼一楼是各种国营粮店,小卖店,理发店,门口臭水,头发堆,酱油横流。武康大楼的背面是小卖店的制作工房,豆沙,酒糟等玩意一直堆到武康路上,国企不作为,粮食仓库管理混乱导致,武康大楼鼠患成灾,小猫大的老鼠白天堂而皇之的在马路上乱窜,武康路也没有什么花坛,那地方原来是个菜场边缘,菜场懂么?上海除去垃圾站以外最肮脏的地方了,所以根本不会有现在的情调,每天早上都是各种违法小摊贩卖早点的场所,他们离开后,这个三角地每天就是成堆的垃圾。武康大楼对面是个米店和水果店,水果店老板是当年上海大流氓,解放后他的水果店充公后,他就无所事事整天在我们房子院子里闹事。水果店和米店把整个环境搞得糟糕到了透顶,淮海路天平路的拐角处就是堆腐烂水果成山的地方,蟑螂能在夏夜你乘凉的时候扑到你脸上来。。。武康大楼这个角因为大量粮食方面的国企长期霸占,又有粮食仓库,和这个地区最大的菜场,鼠患蟑螂可以说是上海少有的严重和肮脏。。。另外淮海路天平路这个八字路口又是交通枢纽,当年公共汽车可都是电车哦,有名的最拥挤的,挤死过人的26路电车就是从这里出发的哦,上车要靠暴力否则绝逼上班迟到哦,然后这个8字路口的空中布满了蜘蛛网,抬头能把天空遮住的那种,而且电车老是跳辫子,一跳这个路口的交通就瘫痪。。。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把我小时候的照片翻出来可以给现在的武康大楼周围环境来个鲜明的对比,让你们知道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所以只能说你们新一代上海人真幸福。。。。当年住这里周围的人,都是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住进单位分的一套公房,因为无论如何,公房的公共环境是比武康大楼周围好上数倍的,不会有成堆的老鼠了成堆的垃圾,还有绿化,也不用和邻居肉搏抢一个可怜的马桶间。。。

  好吧,如果说上面只是历史的烙印,我这样提是开历史倒车没有意义又很负面,但那回帖里说到“洋房里72家房客其乐融融”是个的什么鬼啊?您是不是欺负知乎里都是外地人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生活场景么?

  我们洋房里的生活是这样开始的,早上,抢唯一的卫生间,舅舅和邻居一个中科院的博士打架,我妈和他老婆对骂,接下来我爸和我舅对骂,因为我和表妹都要去大便厕所只有一个,恩72家房客能用的厕所只有一个!。。。吵架到了一半,大家都没声了。。哦因为的断水了。。于是我草草吞下嘴巴里的牙膏上学去了。。。

  晚上回来,继续吵架,无非是谁家的酱油瓶过界了,煤气灶挪过了,自行车位侵占了,装满粪便的痰盂过界了等等,继续撕逼吵架大家。和邻居撕完逼就是和家里人,上门女婿,偏心眼大舅,糊涂虫爷爷,吵的最严重的一次,打架打到淮海路,武康大楼的居民都上来围观。。。不过这太正常了,谁也不会大惊小怪,因为武康大楼里的家庭也在为如何分割房子老大老二撕逼吵架谁家的房子占的大了,谁吃亏了,两家人老婆开欧,偶也。。。

  平时不打架,不抢卫生间,不抢厨房的时候就看楼下居民撕逼,也很好看,无非是这块水泥地是她家晾衣服的地方,他家搭的一个“披”越界了影响到他老太晒太阳的阳光了,然后一伙有成年男性的家庭就殴打了一户家里没有男性的家庭,然后强行占有了这块晾衣服的地方,那个年头,拳头硬的就是狠。72家房客其乐融融?你确定你没有和我生活在平行宇宙中的武康路淮海路?!还有当年都是用化粪池的,因为武康大楼附近人口居多,而化粪池容积都是解放前修的,加上抽粪是国企(你懂的),经常会有粪便外溢的现象,特别是夏天台风季节发大水,整个武康大楼门口的淮海路是个黄色的海洋。。。楼下撕逼的平房居民,这个时候也不会撕逼了,因为粪水都进屋了,大家要合力抵抗。。。